首页  >  IT频道  >  头条  > 正文

宋哲炫:数字化转型的变革过程中大部分企业都会转型成软件企业

2018-01-17 14:10:14 | 来源: 国际在线 | 编辑: 许炀 | 责编: 韩俣
分享到:

  国际在线消息:1月17日,2018中国软件产业年会在京举行。此次年会以“软件,驱动智能的力量”为主题,邀请行业主管领导,以及中国工程院沈昌祥院士、倪光南院士,并联合百度、阿里巴巴、华为、中软国际、国网信通、广联达、 CSDN、博彦、易智端(中国)等企业大咖,为大家准备一场充满激情的行业盛宴。

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微信图片_20180117140550_副本

华为云战略和产业发展副总裁宋哲炫先生发表演讲 

  大会现场,华为云战略和产业发展副总裁宋哲炫先生就软件产业升级变革之路,给大家带来一场精彩的讲演。

  以下为现场实录全文:

  感谢中国软件行业协会给我们这个时间让我们分享一下我们对软件,未来软件产业变化是什么思考。

  随着我们现在人工智能、云计算,IOT这种技术的蓬勃发展,我们现在正在步入一个万物互联、万物感知、万物智能的世界,在这样的情况下,各行各业的企业也正在进行数字化转型。这边给两个具体的案例,第一个比较熟悉,生产飞机引擎的,在两年前的报告里面他们提到他们的每一次航行引擎大概到收集1T的数据用于进行引擎的健康度测试,健康度的预测进行可预测性维护。使用这个数据和技术之后,他们能够更好的预测引擎的安全性,减少维护成本。

  第二个可能大家不太熟悉,是中国的一个奶牛厂,他们给奶牛装一个项圈读奶牛的各种生理指标,基于这些生理指标判断奶牛什么时候进入发情期,提升他们配种的成功率,进而提升他们的产奶量。这两个来自不同的行业,但是他们都在进行数字化转型,通过各种数据进行智能化分析,然后提升自己的效率,真正带来商业价值。

  这些变化后面都离不开我们软件支撑,所以我们想跟大家分享的第一个观点,就是在数字化转型的变革过程当中,未来大部分企业都会转型成为一个软件企业,所以我们谈未来的软件产业肯定想的范围比今天大的多。如前面谢司长提到华为不是做软件的,其实过去几年华为软件工程师的比重已经超过70%,而且还在继续增长。从我们自身来看这个趋势就是未来大家都是做软件的。

  自从软件产业诞生以来,我们发现软件的架构也在不断地变化,从最早的(英文)等等,实际上架构的变化随着我们硬件能力、网络连接力逐步逐步推导出来的。最近几年业界讨论比较多的就是下一代的软件架构是什么样子的,不管学术界还是工业界都在讲这个概念,云/端架构,(英文)架构。随着云计算、边缘计算这些发展,实际上(英文)架构逐步成为业界广泛接受的一个概念。什么是(英文)架构呢?简单来说,未来的软件由两个部分组成的,一部分跑在我们终端上,这个终端不仅仅包括我们人用的智能手机的终端,还包括大量的传感器、摄像头,机器人等等这样的。

  第二个就是跑在我们云平台上,这个不仅仅包括公有云,还有跑在企业的私有云,或者混合云。软件的两个部分,投入各种各样的网络连接,有可能是传统的LTE网络,或者是NBIOT网络,或者5G网络充分地连接起来,相互配合,真正达成一种新的应用的开发的模式。我们为什么认为这个模式是成立的呢?基于三个理由。首先是端侧的能力越来越强。今天智能手机的运算能力已经远远超过几十年前超级计算机的能力,作为智能终端已经能够完成大量的工作。

  其次是云技术的成熟,大家看到很多,这里不多说了,云基本上成为未来技术发展的基础平台。

  第三个关键要求就是网络能力的增强,网络传输费用进一步的下降,使我们端侧的数据实时传到云侧,云的指令能够快速的传到端侧,真正做到了端和云之间的协同,双方配合完成用户需要做成的任务。所以我们认为,这样的云/端架构很可能成为未来新一代的软件架构。这边有一个问题大家是有争议的,关于云的争议,未来的云到底是什么样子?是不是覆盖范围很大,规模很大的超级大云。

  有的人的观点认为这样的云很可能带来最大的费效比,成本最低。我们认为未来的云应该是多层、多级的,既包括那种规模很大的,效率很高的,费用很低的云。也包括靠近客户的,能够对客户快速响应的,接近客户的小的云,这些多级多层的云相互配合,真正构成我们完整的云平台。我们看到云架构,多层多级的云,包括各种各样的智能终端,各种各样的智能网络把大家连接起来,真正打造一个完美的系统。

  这样云端架构有什么特点,我们讲几点,未来SAAS化、服务化必定是一个主流,毕竟服务化可以让用户看到更快的更新,能够采用更多的商业模式等等。从我们的软件开发厂商来说,服务化可以带来持续的收入,对他也是有益无害的。所以服务化会成为一种标准的软件的发放模式。服务化的基础上软件的开发模式也会发生变化,会成为Devops模式,这样一些软件的从业人员比较清晰,包括针对(英文),都采用这种Devops模式,这种开发模式能够把用户的需求快速地迭代,快速地开发测试上线,基本上很短时间内满足客户的需求,给用户带来最好的体验,这种模式是真正适用于新的互联网架构下的开发模式。

  第三个讲的是智能化,前面两位演讲嘉宾都在谈智能化,这个就不啰嗦了。

  第四个就是端和云的协同,端越来越强,云的功能越来越多,这样端和云怎么配合好。我们一般认为对实业要求比较敏感的,对数据量要求敏感的,或者有安全合规性很强的一些部分很可能跑到端上,而那些对资源消耗量很大的,水平扩展需求很长的,或者和周边各种系统互动很强很可能跑到云上,未来云和端会产生很密切的配合。

  还有一个我们预测未来的服务很可能能自由在云和端迁移,根据当时的网络情况,当时端的需求,能够自由地决策到底是未来在云上部署,还是端上部署,让用户,让客户有更好的选择。

  这种云和端的架构对我们未来的程序员,对我们软件开发人员会带来什么样的挑战呢?实际上带来的挑战很多,我这边挑四个讲一下。

  第一个就是我们开发模式的变化,除了那些在互联网应用开发很多的,很适应devops开发模式的开发成员,我们广大的软件从业人员基本上还在采用传统的软件开发模式,这种开发模式,从需求分析,开发测试,等等一系列的交付回复,一系列的流程,到今天提到的devops模式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大的改变。而且devops模式不仅仅是一种开发模式本身的变化,它有技术的变化,还包括大量的工具,流程等各方面的变化,怎么让我们现有的软件从业人员能够快速适应这种变化,真正把devops引入自己的开发流程,是所有从业人员的挑战。

  其次是多平台开发带来的成本问题,智能终端千奇百怪,有手机,有机器人,有各种各样的传感器,这些会有不同的数据格式,会用不同的软件接口,有网络接口,你要适应不同的端口,适应不同的终端会调试性的工作。云也多种多样,公有云、私有云、混合云,不同场合的私有云,都会带来巨大的开发工作量,怎样能够简化这种工作量,真正做到云端软件的更广泛的使用,也是很大的挑战。

  第三个是海量的现有的软件怎么办?这部分不像我们对消费产品这样,如果有新的东西来了,我把老的一扔买个新的就OK了,对我们的企业来说存在大量的现有的软件支撑我们的业务,这部分软件会跑很长时间,这个我们也理解,甚至和企业做访谈的时候,有的给他们开发软件的公司都没有了,但是这个软件还要用,在支撑他们的业务。所以我们预计真正对这些软件进行重构之前,还需要跑很长一段时间,怎么让那些软件很好的和未来的云端架构配合,能够和新开发的云端架构应用进行配合。比如说做一些迁移,做一些服务化的封装,让他们配合起来适应新的软件开发的要求,这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最后一个就是智能化的问题,包括华为在内也在不断发布各种各样的人工智能的服务,实际上你们考虑到一个问题就是说,对一个企业来说,真正的需要用智能服务的就是它自己的数据,这部分的数据只有他自己能搞明白什么意思,能够带来什么价值。所谓的智能化服务放在网上,到底能不能帮助他用好自己的数据,实际上还是有很大的沟。怎么跨过这道坎,目前我们访谈的很多企业都认为智能化的前景很好,但是不知道怎么用,或者要花很长时间学习,感觉很困难。他们也意识到这个对他们未来发展很重要,但是不知道怎么用,所以怎么用好智能化对以后的软件开发也有很大的挑战。

  讲了这么多挑战,我当然不能给出一个普世的答案。华为在过去十年实际上也在进行这样的变革,从传统的开发模式到软件的开发模式,devops模式等等,包括我们怎么在内部流程当中引入更多智能化,我们自己做了一些工作,也想借这个机会跟大家分享一下,希望给大家带来一些启发。

  首先关于devops的转型问题,devops我们前面讲到,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还包含了工具,包含了流程等等。我们能做什么呢?实际上我们把过去我们华为在做devops转型的过程中,涉及到的种种流程重新封装起来,做成一个服务,我们叫软件开发云。这个软件开发云包含了从online的IDE,到所有的软件工具,软件的编写、编译、上线、测试等等整体以服务化的形式对外呈现。所以一个团队能够很快在这个平台上手,大家配合起来完成软件的全生命周期的开发。同时把华为过去积累很多内部使用或者外部使用的软件的工具放到线上。

  比如说过去十年,也不止十年,华为内部经常使用一个代码扫描工具,因为我们产品放到通信设备,各个地方使用,所以对安全合规性很重要,怎么扫描出安全漏洞,能够在软件编程过程中把这些漏洞修改掉,当时积累了很多这个方面的经验。所以把这种漏洞扫描的工具也做一个服务封装进我们软件开发云,这样如果你作为一个开发云用户的话写完代码可以调用这些工具对自己的代码进行扫描,然后能够很好的用起来,这是我们觉得这个工具能够更快的向devops模式进行转型。

  其次就是平台多样化的问题。这里提出三个:第一个就是让我们端尽可能标准化,让我们管道尽可能透明化,让我们云更加开放。这里华为发布了一个开源操作系统(英文),最快可以部署到各种各样的终端里面去,把一些通用的功能封装起来,包括通信模块等等封装起来,这个(英文)还和我们华为海思智能芯片更好的结合起来,能够把端侧很大一部分功能屏蔽掉,不需要开发这些细节,只要把模式打进去就可以了,实际上这个(英文)在很多领域应用,包括小黄车这块的智能锁的芯片也是基于我们(英文)开发的。

  其次基于管道,我们发布了一个IOT的平台系统,这个能够把各种管道不管是NBIOT还是未来的5G,或者现在走LTE管道等等,我把这些细节封装掉,让你根本就不需要看到管道的存在,你只要知道我的应用,数据可以从端传到云,可以从云发到端就OK了。这块把管道的部分真正从编程框架中去掉,大家不需要考虑这个细节,也可以大大加快大家的开发周期。

  最后是云,云绝对不是华为一家的事情,华为自身基于我们的开源系统,基于业界比较主流的开源操作系统,做了自己的公有云、私有云,这个也是基于统一架构的,统一平台的,用户编写一次可以在云和各种云的形态中使用。实际上我们也多次在公共场合呼吁我们做平台的厂商,能不能云厂商之间达成一定的共识,真正让接口层面达成标准化,这样让我们上面软件厂商简单的开发应用,把一些困难留给我们平台厂商,这样在云上开发自己的应用,使用不同的云,谁好用就用谁的就可以了,不会用云平台的差异性把大家绑死在云平台上。

  关于传统应用的转型,我们也意识到是很困难的问题,每个企业有自己的挑战,业务系统不一样,他上云,进行云端架构的改造,方法肯定是不一样的,我们也没有普世的解法。我们能做的,首先在技术上提供很多工具,虚拟化改造工具,甚至现在做一些服务的改造工具,现在做一些(英文)的改造工具,能够帮助大家轻松地,简单地对现有的产品进行改造。

  其次提供很多现有的案例,在我们网上,大家可以看别的企业怎么做,看看对比有没有启发。再围绕华为的云我们有好多的服务合资伙伴,我们给大家推荐一些伙伴,帮你做一些现有软件这些评估,看看怎么样进行云化的转型。这块我们也是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通过我们合资伙伴的配合,能够让大家的应用上云更简单。

  最后关于智能平台的问题。实际上我们当然也开发了很多智能服务,很多服务基于华为过去历史上使用人工智能技术,对我们自身的改造带来收益,我们把这部分能力通过服务封装开放进去。但是呢,肯定是不够的,真正需要用智能的,真正理解智能的实际上是企业自身,或者给企业开发软件的应用厂商。所以华为能做什么?华为首先做一个通用的AI平台,当前AI的框架有很多,(英文)等等,各种各样的平台都有,包括百度的同事讲的PaddlePaddle的平台。像我们能做就是尽可能做一个封装,能够把平台统一在一起,用户通过一个统一的接口能够得到各种封装的平台,让大家能够编辑,使用深度学习的框架更简单。包括把华为使用的,包括和合作伙伴开发的智能应用通过封装也放在这个平台里,看大家能不能找到合适的,能够调用的东西,或者能够使用的参考服务供大家使用。

  当然我相信这是一条很长的路,并不是说华为帮你把所有的事情都解决,我们还需要和合作伙伴一起,和开发厂商一起,针对不同的行业,针对不同的企业真正能够找出,下一步怎么把智能化接入到我们企业当中去。

  俗话说的话,独行快,众行远,这块呢,华为是作为一个IT基础设施的厂商,我们始终很清楚我们的定位是什么,我们的业务边界在哪里。对我们来说,我们想达到的目标就是成为未来万物互联,智能世界的“黑土地”。黑土地就是上面长什么庄稼不在意,长就好,我们一定基于黑土地的模式和软件厂商共同打造一个生态,共同生长起来。一个软件产业的成功一定离不开丰富的生态,当然我们觉得丰富的生态也需要一个中立的平台。

  借这个机会我再重申一下华为一直对外的承诺,首先我们是做一个基础设施的厂商,我们每年投入大量的资金对基础设施的技术进行改造,让大家更好的用我们基础设施。同时我们对外提“三个不”,首先我们不会做应用,绝对不会和各位软件开发厂商的业务做冲突。你们做好你们的应用,我们做好我们的基础设施,大家配合起来,真正的服务好我们的客户。其次我们不会碰企业的数据,不管谁把数据放在华为云上,我们绝对不会拿这些数据牟利。最后我们不会做股权投资,我们上游,下游涉及很多企业,会有很多伙伴,我们也不会选几个投资做亲儿子和大家竞争,我们做好我们的基础设施,做好我们的黑土地,让真正的中国软件产业能够繁荣起来,谢谢大家!(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国际在线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

1、“国际在线”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独家负责“国际在线”网站的市场经营。

2、凡本网注明“来源:国际在线”的所有信息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国际在线”自有版权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国际在线专稿”、“国际在线消息”、“国际在线XX消息”“国际在线报道”“国际在线XX报道”等信息内容,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

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不得超范围使用,使用时应注明“来源:国际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使用“国际在线”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否则,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诉讼费、差旅费、公证费等)全部由侵权方承担。

4、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际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