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频道  >  头条  > 正文

倪光南:网信领域技术体系说到底就是生态系统技术体系的竞争

2018-01-17 12:37:54 | 来源: 国际在线 | 编辑: 许炀 | 责编: 韩俣
分享到:

  国际在线消息:1月17日,2018中国软件产业年会在京举行。此次年会以“软件,驱动智能的力量”为主题,邀请行业主管领导,以及中国工程院沈昌祥院士、倪光南院士,并联合百度、阿里巴巴、华为、中软国际、国网信通、广联达、 CSDN、博彦、易智端(中国)等企业大咖,为大家准备一场充满激情的行业盛宴。

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倪光南-中国工程院院士_副本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为大会做构建安全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的主旨报告

  大会现场,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为大会做构建安全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的主旨报告。

  以下为现场实录全文:

  尊敬的谢司长,理事长,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在中国软协的年会,我就构建安全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讲一些看法,供大家参考。加快推进国产自主可控替代计划,构建安全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我想在我们当前的形势之下可能要非常重视这一点。信息技术体系,在网信领域技术体系都比其他领域重要,其他领域没有那么强。技术体系很多情况下,我们技术知识产权往往有一个体系,这个在其他领域也有。网信特别明显,所以网信说到底,与其说产品的竞争,最终就是生态系统技术体系的竞争,这个在我们工作中,假设我们要在网信工作取得成绩,要突破,我想我们如何解决体系问题,单项搏斗拿出来最后效果就不太好。

  我们举一个最成功的例子,北斗,北斗也是在卫星导航体系也是一个体系,网信有很多体系,有大有小,显然卫星导航系统是一个体系。过去全世界都用GPS,我们也用GPS,但是我们2000年开始下决心搞自己的体系,很重要,这个非常清楚,我们不是在GPS搞一个中国版,搞一个改进版,不是的,要做自己的系统,这个当然难。因为航天技术加信息技术这个融合才能做出这样的体系,但是我们知道不到20年,我们现在的北斗已经在国际社会同台竞争,2020年我们全球覆盖范围基本等同了。而且我们注意到,最近中印两方签订的北斗和GPS的兼容副操作的联合声明,最后也得到GPS的承认,因为我们做了很多。我们关键要有发展,要与时俱进,开放不仅要引进来,还要走出去。你说构建网络世界命运共同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都要讲,很多人讲开放就是引进来,你应该想到我也要走出去,“一带一路”,我要走出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更加安全,这是我们的观念提倡。

  这样我们从北斗影射过来,我们知道在网信里面北斗,这个会受到核心技术的影响,问题体系在人家手里,你产品好没用,体系被卡了整个都没有用,单项产品就完了。

  第二网络强国,网络强国就不能在人家的体系上,房子盖的好,你地基也得牢。我们人工智能机器,VR什么特别多,大数据、互联网,但是你想,但是离不开网信基础的核心技术,就是一些人工智能还建立在底下的计算机体系之上。像现在的英特、CPU出现问题,操作系统的问题,所有的网信技术,所有的产品融合,所以网络强国必须要把这些体系打扎实了。

  我们顺便就讲一下核高基,核高基我们从2006年到现在,当初为什么没有做核高基,当时要制定2006年到2020年,这样中长期的科学发展计划,当时要成立16个重大专项,第一个重大专项叫高技术,所谓核心电机机械(音),通用高端芯片和基础软件产品。为什么放在一起,特别CPU和基础软件产品主要是操作系统,还有办公软件系统,为什么上这些呢?已经有体系的概念,虽然没有明确提升到体系的高度,但是很明显大家知道中国要有基础这些东西,硬件、软件要有自己的体系,所以这个专项很正确的。当然也有人反对,但是大家认可以后也是决定要做,这个很正确。

  我们回过头来看,有时候我们发现,需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就是你要干吗?现在评估没有从总体评估,你做这个事情对我们体系有没有利,就像我们知道导航系统,重要的时候我们是继续用,有性价比考虑的话可以。但是重要的,但是重要的,关键的时候用什么?只能用北斗,毫无疑问。因为我们网信系统,外国的体系也可以用,这个没有问题,但是关键的时候,关键的地方,当然要有自己的体系,要不然能叫网络强国吗?一下就垮了。但是我们有时候忘了,核高基做着做着就糊里糊涂,你发现你去支持哪个体系了,体系忘了,把核高基的初心忘了,这样再做项目就容易出现问题。我们回过头来说核高基就是针对的Wintel,计算机很多体系在用Wintel体现,重点集成与普通集成是重要的体系。过去我们为什么说不能引进。一开始就讲你可以引进,引进必须要制定可行的路线。

  我举两个,20年前引进transmeta做那个vliw技术不能和intel持续兼容,但是这个没打过,到香港一个公司收购谈好了,但是最后这个就否了,这大概是十年以前,2005年左右。

  第二项就是我们使用windows系统,从1993年以后3.2开始,20多年花了上百亿美元,我们以为谁拿到了windows的,没有,有哪个windows专家出来行?不行,因为它不是开放的,你学不到东西。这两个例子说明Wintel的核心技术,CPU的核心技术我们没有换到技术,钱也买不到,所以今后我不认为Wintel的技术可以买到,所以我们还是下定决心中国要有自己的体系,不用Wintel的,安全可控。

  这个以前讲了,这是我们在核心技术上必须突出,我们按照体系要求,构建安全可控核心技术,要突出出来,核高基我们已经强调了,没有明确,不够明确,我们现在应该更加强调这个。

  这个我们简单讲要核心技术发展两大条件,没有应用没用,我们知道创新从不可用到可用到好用。工信部去年年初开了一个座谈会,国产的软件、硬件构成的机器是可用的,基本达到可用,原话是这么讲的,基本这么讲。这个已经与中国的支撑,我们不用说了,政府部委WTO,我们可以拿行业商用拿出来,规模最大,大概4万名在做,2万名全部都是国产的,硬件全是国产的,后天全是国产的,可用,我觉得他们觉得挺好的,国产的硬件软件构成这个系统,很大的系统,就是形成可用。

  试想几年以前,我们2012年正处在这个替换的考虑,替换国产不成功,这个我觉得是成功的,国产替代是成功的。比如说自主可控提供之后,不是的,我们出示一些数据库体系,就是国产数据库、国产操控体系,国家操作练,用TPMC的方法算,世界达到第三,(英文),我们前列,因为我们的分布式,他们不是分布式的,140台,如果280台是多少,这个我没有做,我想他们会做,这说明我们某些方面国产软件搞那些硬件不差,其实差的是生态系统,并不是单项指标差多少,而是我们的生态系统。所以我们对体系指征是生态系统指征,并不是我们单单CPU有多大的问题,我们国产的计算机的价格按照目前的趋势,我们“1+3”,一个操作系统基于国产的,基于开源,windows的操作系统,血统多一点。三个CPU就是目前国家支持多年的,Wintel加windows加这个,CPU、intel加ARM,这“1+3”能不能和“1+2”去竞争,我觉得已经到可用了,还没好用,差在什么地方呢?参与的体系太多,不详细讲了。

  我们集成电路制造不行,供应不行,实际还可以。我们一些大线缆太差了,这个急需要研究,APP太好了。特别的焦点就是操作系统,因为操作系统是生态系统,Wintel和不是Wintel的国产化的,用windows还是国产的,这个是最重要的。我们先说windows能不能用,现在windows,政府没有通过网信办发布的去年6月生效的《网络产品和服务安全审查办法》,当然不能用了,现在政府采购网还用这个东西,就是违法的。我们现在的操作系统重要性不讲了,这个也不讲了。就是操作系统为什么不能用外国的,就是不让你知道核心技术、知识产权,网络安全不懂操作系统就没办法。最近Wintel的CPU,你要打补丁的,大家知道有操作系统打补丁,所以操作系统和CPU这个核心技术在我们信息领域绕不过去,Wintel不仅仅是桌面,不能绕过去的,不能难就不走,而且我们确实是缺水平。这个没有时间,我大概有一个例子。

  去年开了一个关于漏洞的分析会,dirty cow,这个漏洞存在很多年,没有发现,因为很隐蔽。后来谁打补丁,是开源的创始人linus torvalds自己打一个,linus torvalds本人,大家现在没有问题,但是我们根据我们杨教授的理解,他们对代码有非常深刻的研究,讨论就认为这个稳定,没有完全把这个漏洞的原因,就是进一步印证,可能还有问题。他们说这个话,没有到半年吧,后来又发现了,就是大的漏洞,又证明确实同样的机器利用这个进行攻击。我们现在不是缺的操作系统,而是把windows那么强大的开源的作品进行评估,所以我们国内中国那么多人,怎么说没有人懂操作系统,要和人家合作,人家不给你生产。你看这次intel做了那么多,合资公司你打一个补丁给我看看,你不是掌握了吗?你能打吗?你根本打不了补丁,我们为什么要做操作系统,网络安全非常重要,有主动权,能够主动评估,所以网络强国要这个。

  最后一点时间,就是说我们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解决网络安全问题,我们希望做一些制度上的保证,所以工程院陈卓明(音)副院长提出的要实施多维策略。就是原来我们的产品大家看到,就是对性价比还有安全等会儿汇报再说。我们希望加上一个新的维度就是自主可控的维度,因为这个比较简单,我们通过对产品进行评估,包括体系进行评估,我们可以说能够满足自主可控的要求,这个对网信,可控性、安全性都要考虑,不管是非常传统的,安全型就可以了。

  网信产品的安全很好,自动驾驶汽车,汽车本身是安全的,但是黑客把你拽去了,控制权拿过去,汽车本身就不是你能控制的,当然就不可用了,所以可控性非常重要,所以要解决可控性,所以我们希望增加自主可控产品更好的解决安全和评估,这个具体不讲了。其实也包含体系的意思,本身一个产品技术指标,这个体系就不是你的体系的东西,要它好把别人的体系,最后发现我们不敢用这个体系,重要的场合,重要的时候不能用这个体系。

  最后就是讲一个科技创新能力,这个很大,主要讲软件,因为软件重要。刚才“软件定义”谢司长说了,网信领域70% 以上的人做软件。我们创新能力,我们人当然世界第一。第二我们经费R&D的投入是世界第一,专业排名第三,这三个指标相对很重要。我们看和印度比,我们从一些大的,我是想说明人才创新这方面中国比印度要强一点,需要支撑,我们开源贡献量、双创、APP等等。我认为很多专家,我们讨论也觉得,中国人才的数量什么不说了,人才的创新能力不错。我们的团队合作竞争能力,我觉得我们不比全球。

  此外我觉得要做一个什么,研究性价比。用“软件定义”看软件的性价比,这个数据不够,我拿了一些数据,不够。横轴是什么呢?就是我们的性能,我一个软件能够开发多少行代码、性能多少。纵轴就是100美元能拿多少代码出来,性价比。我们看不可以比,有一些不可以比,特大的软件拿出500万,五千万的代码有,有一千万的代码,价格不用说,一百美元几行代码。中国找永中科技公司做的,2000年到2009年的数据都有,根据这个算下来,三千万代码,这个指标当然国产office第一的。性价比,一百美元几行代码。我们看中国的发展有哪些去做,美国一般软件指标大概就是六千多行代码,一般小一点的快,APP可能一周出来了,性价比大概六千行,一百万美元大概六千行代码。通过这些,我们大概知道中国软件开发的性价比应该是最好的,大型,或者是超大型,小型软件应该是最好的,我是假定,但是还要验证,但是我认为有相当的吸引力。

  最后还是回到这个,今天中国已经到这个条件,网信领域我们到跟跑到并跑的阶段。网信领域没有信心、没有能力做这个体系,我想其他领域都不用说了。我希望通过大家的努力,确实关注其中信息的要求,尽快构建我们的安全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谢谢大家!(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国际在线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

1、“国际在线”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独家负责“国际在线”网站的市场经营。

2、凡本网注明“来源:国际在线”的所有信息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国际在线”自有版权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国际在线专稿”、“国际在线消息”、“国际在线XX消息”“国际在线报道”“国际在线XX报道”等信息内容,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

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不得超范围使用,使用时应注明“来源:国际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使用“国际在线”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否则,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诉讼费、差旅费、公证费等)全部由侵权方承担。

4、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际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