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频道  >  业界资讯  > 正文

家里一堆旧手机 怎么处理才放心

2018-07-05 09:19:56 | 来源: 广州日报 | 编辑: 朱安娜 | 责编: 韩俣
分享到:

  解决家庭旧物 岂能一扔了之 废旧家电篇

  近日,市民苏先生琢磨着处理掉一台闲置的手机。他突然发现家中闲置的电子产品和废旧电器实在不少,“懒得收拾,也不知道怎么处理,就一直吃灰。”更新换代下来的旧手机、用了几次就没兴趣的烤箱、替换下来的双开门冰箱……考虑到放在家里占了不少地方,苏先生想找个合适的方式把这些闲置家电和电子产品给妥善处理了。

  随着家用电器、电子产品更新迭代的速度越来越快,消费者紧跟潮流购入新产品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而与此同时,家里被淘汰闲置的电器产品也日益增多。越堆越多的废旧家用电器是扔还是卖?怎么扔怎么卖?不少居民表示很茫然。

  烦恼

  旧家电很“鸡肋”

  扔可惜 留积灰

  “有的东西挺新的,直接当垃圾扔,我不舍得。”苏先生坦言道,“想过把手机送人,但现在人人都有手机,也没人要。其他的电器想便宜卖了,但还没仔细去了解。”思来想去,苏先生的废旧家电还是躺在家中吃灰。

  因为换工作,罗小姐要从花都搬到天河,可是几个小家电的处理成了难题。“小冰箱买的时候是400多元,用了不到半年。现在找的房子里有大冰箱,所以不打算把小冰箱搬过去。”罗小姐称,她打听过,小冰箱当破烂卖只能卖十几元。“价格真是太低了,可不卖掉又带不走,还在纠结该怎么处理。”

  家住海珠区万寿北街的陈女士是个“节俭”的人,“家电用了很多年头,维护得挺新的,但用起来还是有这样那样的小毛病,而且家里也添置了不少新家电。”陈女士表示,维修的话费用过高,淘汰的话又不知道怎么回收才划算。“反正也不急,就没特意去想这事。但平时看着还是挺碍眼的,显得家里很乱。”

  我国已成为电器电子产品的生产大国、消费大国和废弃大国。中国家用电器研究院根据国家统计年鉴的居民百户拥有量测算得出,2017年我国彩电居民保有量为5.4亿台,冰箱为4.3亿台,洗衣机为4.1亿台,空调为3.9亿台,电脑为2.5亿台,手机则为11.1亿台。同时,我国彩电理论报废量为3216万台,冰箱为2439万台,洗衣机为1620万台,空调为2723万台,电脑2524万台,手机则达23275万台。如何回收处理数量如此庞大的废弃电器电子产品成为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途径

  收买佬上门: 翻盖机3元智能机5元苹果机最多50元

  苏先生最熟悉的回收方式就是等“收买佬”上门来收。这些走街串巷的个体回收者为许多居民处理废旧家电提供了最为便捷的途径之一。

  “收购旧手机、烂手机、旧电脑……”这段街坊熟悉的录音从刘贺那掉了红漆的小录音机中传出,他推着有些破旧的自行车走在石牌村的小巷里。刘贺今年65岁,是安徽人,来穗已三十年,此前一直以卖蟑螂药为生,这几年开始做起回收。

  他每日早上8时准时出门,晚上8时收工,骑着单车跑遍市中心的各个城区。“有人卖,(对废家电)用烦了像垃圾一样卖了。有卖就收,能赚一块是一块。”刘贺说,他主要回收手机、电脑,手机多以老年机、坏手机为主。他说,一个翻盖机、老年机卖给他是2元,智能机是5元,“收得最贵的是苹果机,但收得也少。苹果4、5都不值钱了,10元左右;苹果6是30元,如果还能开得了机、充上电就50元。”

  刘贺回收的手机大部分都不能用了,他会再卖给批发回收者。“收来一两元的东西卖出三四元。”他也说不清这些东西回收后去哪了,只感慨生意惨淡:“现在都不好收了,离上次我收到老人机都大半个月了。”

  数码一条街: 买旧手机的比卖的多 近年来生意不好做

  若碰不到刘贺这样的“收买佬”,苏先生可能会听朋友的建议到石牌西路的数码产品店看看。

  在长约一公里的石牌西路上,密集分布着石牌西电脑城、KB展望数码广场、金桥笔记本大世界、汇源电脑城等近十家数码广场,有上百家业务范围涵盖批发、售卖、维修和回收的数码产品店。在这里,手机等电子产品不愁找不到商户回收。

  记者询问商户了解到,来这里的顾客以购买二手手机为主,来卖二手手机的反而较少。一名经营维修、售卖和回收业务的老板表示,回收越来越不好做,前几年生意还好,这一两年差了不少。至于回收价格,几个店铺都表示要根据配置、成色、参数来定价格。以64G的苹果6为例,没有损坏、维修过的约在700元至800元不等。

  在马路边上,记者还看到不少扎着小板凳的个体回收者。一名小老板在马路边上放了个凳子,地上立着“上门回收”的招牌。她做回收生意已经有十几年了,平常不走街串巷,只在有人打电话的时候才上门回收。“在2000年后的那几年生意挺好,天天都有人来买卖。来卖电脑的多,手机少点。这几年生意不行,没几个人来问。”她说。

  社区回收:组织再生资源回收队伍 开发App预约上门

  广州各社区在深入开展大件垃圾分类工作上积极探索,在回收服务上,创造出各具特色的经验和做法。

  2013年起,黄花岗全街社区就已实现垃圾分类全覆盖,居民参与率达到了100%。据悉,黄花岗街还将游散于街内的“收买佬”统一收编,组建了再生资源回收队伍,全部持证上岗。居民可直接将废旧电器送到区庄地铁站的可再生资源回收屋,或打电话预约上门回收。街道还与第三方企业合作推广使用垃圾回收手机App。居民只要登录App就可看到回收人员信息、回收废品价格,还可预约回收人员上门回收废品。而回收人员也可以通过App与居民取得联系和预约时间,非常方便安全。

  街道垃圾分类指导员表示,部分旧电器经维修后进入二手市场,大部分大件垃圾会被统一运到收集点,被有资质的回收机构拆解处理。

  据黄花岗街道统计, 以区庄社区再生资源回收站点为例,月均回收20台废旧电器,空调、冰箱、洗衣机、电视机等较多。自2016年以来,区庄社区已有900余人注册App。

  在昌岗街穗花北社区的居民楼门口,记者也看到“社区可回收资源便民回收点”的招牌。根据指引,居民家中的空调、冰箱、电视机、洗衣机、电风扇等十余种电子电器产品都可预约上门回收。负责人段小姐告诉记者,昌岗街社区的居民只要提前预约,就会有人上门进行查验回收。回收价格则根据废旧电器的新旧程度和具体情况来定,旧冰箱的回收价为20~30元,较新的冰箱回收价格也在100元以下;废旧手机的回收价格在3元,苹果机在10多元左右。

  段小姐表示,他们回收这些旧家电后会有回收商来统一来收,“回收价太高的话很难再转手,回收的情况不固定,有时候三五天都没有一个。”

  “互联网+”回收:网站在商场设回收机 闲置平台可交易

  “价格太低的话,还不如留着,也不差这几个钱。而且手机上绑定了很多个人信息,也不知道安全不安全。”思虑再三,苏先生干脆不想卖了。但当他在一家商场一楼闲逛,看到黄黑色相间的回收服务站时,又忍不住走上前跟工作人员咨询。

  这家名为“爱回收网”的电子产品回收及以旧换新服务提供商,目前在广州全市共有16家门店。“除了北京上海以外,广州和深圳是我们并列的第三大回收城市,目前在广州开通了上门回收的服务。”“爱回收网”高级品牌总监田牧表示。根统计,2017年总计回收量1100万台,目前单月订单量达100万。

  近年来,利用“互联网+”、大数据等现代信息手段的创新回收模式快速发展。与传统回收行业不同,“互联网+”回收主打绿色品牌,回收的产品优先再使用,不能再使用的交给有资质的处理企业进行拆解处理。

  回收的产品将往何处去?田牧表示,二手手机在我国并不是很受欢迎,但在印度、泰国市场却比较受青睐,一大部分有使用价值的手机将被卖给其他国家的消费者;损坏的产品则会被送到有资质的厂家进行环保拆解处理;另外,每年还会捐一部分的手机给贫困山区。

  此外,一些新兴的网上闲置交易平台也成为废旧电子产品回收的热门场所。记者在某闲置交易App上搜索“手机回收”等关键词,发现大量个人用户发布的回收信息。一名店铺在东湖地铁站附近的广州回收商表示,双方可以在平台上对价格、商品情况等进行交流,确定意向后卖方重新发布商品,回收商再拍下付款。

  分析

  家电回收需线下支持

  需整合个体回收资源

  “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也带动了回收行业的发展。”中国家用电器研究院电器循环与绿色发展研究中心副所长田晖分析道,“也得益于政策大力的支持,从2016年开始,商务部大力推进创新回收模式,包括‘互联网+回收’、两网融合发展、新型交易平台、智能回收模式等。”

  田晖认为,“互联网+回收”行业可以分成两部分来看。“像‘爱回收网’等回收小型电子产品的企业,由于不受运输成本的限制,不需要太多线下支持,线上就能完成交易,所以能吸引年轻人。”他分析。

  “另一类则是像冰箱、洗衣机等大家电的回收业务。光靠‘互联网+’肯定不能完全消化,必须有另外的OTO,即线上和线下配合起来,才能够让回收体系建立起来。线下回收,是由企业建立体系,还是整合现有的个体回收资源建立体系?这是个问题。”田晖说。他认为,后者更有生命力,更好做。因为自建体系的成本比较高,只有整合个体资源,利用它的低成本优势。

  方向

  大力推进生产者回收

  依托销售网逆向回收

  目前,生产者责任制度建设也正在大力推进。2016年底,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推行方案》指出:“支持生产企业建立废弃电器电子等产品的新型回收体系,通过依托销售网络建立逆向物流回收体系,选择商业街区、交通枢纽开展自主回收试点,运用‘互联网+’提升规范回收率,选择居民区、办公区探索加强垃圾清运与再生资源回收体系的衔接,大力促进废弃电器电子产品规范回收、利用和处置,保障数据信息安全。”此外,还明确北京市率先开展废弃电器电子产品新型回收利用体系建设试点。北京已于2017年底发布了首批试点企业名单。

  “由生产企业主导回收的成本比较高,但目前不是自身想有利可图,而是有国家政策大力扶持来激励生产企业做这个事情。这个肯定是将来回收的一个方向。”田晖分析道。

  处理旧手机

  最好格式化

  手机、电脑用户往往绑定了大量的个人信息,信息泄露则隐患不断,如何在回收过程中保证信息安全呢?

  专业人士建议,在交易时回收人员都会当面将手机恢复到出厂设置,不过他提醒,在回收前用户也可自行将手机恢复到出厂设置,彻底清除个人信息。

  此外,市民尽量选择规模较大的回收公司或者是新型的回收模式。如果选择个体回收商,个人信息安全风险可能比较大,市民都不知道回收以后它去哪里了。而有些大型生产企业推出的以旧换新的服务,整个回收处理流程还是比较规范的。(李 波)

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

1、“国际在线”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独家负责“国际在线”网站的市场经营。

2、凡本网注明“来源:国际在线”的所有信息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国际在线”自有版权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国际在线专稿”、“国际在线消息”、“国际在线XX消息”“国际在线报道”“国际在线XX报道”等信息内容,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

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不得超范围使用,使用时应注明“来源:国际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使用“国际在线”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否则,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诉讼费、差旅费、公证费等)全部由侵权方承担。

4、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际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