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频道  >  业界资讯  > 正文

互联网“适老”改造还要“护老” 网瘾老人背后不全是孤独

2021-09-18 10:11:34 | 来源: 工人日报 | 责编: 郑思雯
分享到:

  阅读提示

  随着互联网的“适老化”改造,越来越多老年人会熟练使用智能设备。网络平台的投其所好、日常生活挤压娱乐时间、社交趋于网络化等原因,让部分老人在享受便利的同时,也可能沉迷其中。

  凌晨1点,卧房门下透出微弱的光,孙一然知道自己62岁的母亲王桂芬又躲在被窝里刷短视频。广场舞也不跳了,商业街也不逛了,美其名曰“咱不给疫情防控添乱”,可一没事就拿起手机,本来眼睛就不好,玩手机还不开灯。

  王桂芬只是众多“网瘾老人”之一。《2020老年人互联网生活报告》统计数据显示,60岁以上的老年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达64.8分钟,甚至有0.19%的老人日均在线超过10小时。随着互联网的“适老化”改造,越来越多老年人会熟练使用智能设备,带来便利的同时,也让部分老人沉迷其中。

  老人每天刷手机超过9小时

  一推门,王桂芬立即关上手机屏幕装睡,像极了孙一然上学时在被窝里偷看小说被抓现行。

  王桂芬患有糖尿病,需要坚持锻炼,久坐久卧看手机对身体不好。一说起这事,母子俩经常吵架。

  晚餐后,父母分别低头看手机短视频,视频里讲述子女不孝顺、老人如何理财、怎样刷视频赚钱的,魔性的笑声、激昂的背景音乐时不时响起。

  每年11月份,孙一然都会带父母体检。今年提前了,因为母亲最近头晕眼花。不仅肩颈腰背疼痛增多,食欲也不好。当着医生的面,孙一然才得知,母亲每天玩手机超过9小时。

  医生告诉王桂芬长时间低头玩手机会加重颈椎病,弱光下久盯小屏幕视力会下降,还可能患上青光眼。长期静坐容易血液黏稠引发心脑血管疾病。

  “我把趣头条、拼多多、抖音全都卸载了,她自己偷跑到营业厅找人帮着下载回来。”李叶梅提起这件事就生气。母亲张兰不会使用二维码支付,却在客服的指导下,学会了刷视频攒积分,用来换取话费。李叶梅告诉记者,母亲心理上对手机的依赖程度很严重。听说卸载了,差点扇她一巴掌,又哭又闹。

  高级心理咨询师王娜娜表示,老年人的精神依赖更强,年纪大了,子女关系淡漠、老朋友去世、孤独感更加强烈,这些都会加重老年人对某项事物的依赖性。

  “适老”改造下“护老”不足

  《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60岁以上老年网民达9682万人。国家和地方适老化政策频频出台,切实解决老年人上网难题。然而,由于互联网对老人的保护力度不足,部分老人反受其伤。

  “我能在网上知道啥是海姆立克急救法,还学会了用小苏打加白醋疏通下水道。”67岁的林觉广说,退休后有大把时间,可养花、书法、钓鱼比“活色生香”的短视频“枯燥”多了。

  同时,他也觉得上网有利有弊,一些短视频越看心里越焦虑,“为啥人家的小日子过得那么精彩?”海量的信息、成熟的算法把短视频做得投其所好,不同的表达形式,却都传达出一样的社会焦虑情绪。

  张兰和李叶梅同住是为了带孩子,80岁的母亲健在,她每三四个月就要往返一次两地。小外孙还在吃辅食,张兰一天要做六顿饭,加上洗衣、打扫,一天下来空闲时间累计不到2小时。刷短视频成了她成本低、效率高的唯一娱乐手段。“我也知道赚不了几个钱,还累得腰酸背痛,可设计的奖励规则实在让人停不下来。”张兰说。

  如果说平台追求流量,不会太多考虑老人成瘾的问题。那么,社交网络化则是年轻人也没逃离得了的趋势。“跳广场舞、旅游需要老姐妹们都有时间,上网一个人有时间就够了。”王桂芬说。孙一然说,年轻人在通过互联网维系朋友圈,老人也难跳出来。

  开启安全、舒适的互联网“老年模式”

  老人学会上网后,不都是被诈骗或者沉迷短视频,王娜娜以自己的母亲举例说,母亲让她帮助下载了一堆亲子教育APP,学起了如何带娃。网络给老人确实带来了便利、拉近了家人的距离,减少了代际矛盾,也有利于老人参与社会的深度和广度,享受社会发展的红利。

  “老小孩儿、老小孩儿,老人变老后好奇心和探索欲更重。一味限制戒不掉网瘾,就像青少年一样。”王娜娜建议,让老人能够待在安全、舒适的互联网“老年模式”里,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舒适”的网络环境需要家庭、社会等多方共同推进建设和维护。家人或社区工作者在教会老人上网的同时要持续传授给老年人网络安全知识;互联网平台建设应当避免强娱乐、轻内容的设计,引导老年人正确使用网络;社会在公共区域更多地规划老年人娱乐设施及场地,让老人也有放下手机的动力。

  李叶梅表示,老年人机能减退,自律能力不足,应当从根源上分流和管控,也可以研究推出老年人模式,让诈骗、广告推销信息被拦截在老人手机的“垃圾箱”里,让短视频刷屏有时间限制,制定强制休息时间。(刘旭 温馨)

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

1、“国际在线”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独家负责“国际在线”网站的市场经营。

2、凡本网注明“来源:国际在线”的所有信息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国际在线”自有版权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国际在线专稿”、“国际在线消息”、“国际在线XX消息”“国际在线报道”“国际在线XX报道”等信息内容,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

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不得超范围使用,使用时应注明“来源:国际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使用“国际在线”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否则,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诉讼费、差旅费、公证费等)全部由侵权方承担。

4、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际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